第一次在电影院看苍井优,没想到是这样

  甜叔知道,一些人去电影院看《恋爱回旋》,是冲着瑛太,冲着新垣结衣,或者,是广末凉子。

  而他,是冲着苍井优。

  只是,他也没想到,他和苍井优在大银幕上的第一次相逢,竟然是一部不是由她主演的电影。

  他更没想到,里面的苍井优,竟然是个逗比款的中国乒乓球手。

  OK,重点不是苍井优,说说正片——

  看完《恋爱回旋》,立即去吃了一份麻婆豆腐。

  这电影奇特就奇特在,你明明能看出来它的剧作敷衍老套,却又全程对它的两个主人公保持认同,相信他们的失落,相信他们的爱情,以及,相信他们喜欢吃麻婆豆腐。

  至于说乒乓球,只是失落者的某种寄托,是爱情得以发生的契机,是将麻婆豆腐端上桌面的借口。

  跟别的体育励志电影比起来,《恋爱回旋》到底是一个异类。

  新垣结衣饰演的主人公富田多满子,自始至终对乒乓球没有什么强烈的兴趣,恰恰相反,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有什么是她不愿意干的,那排在第一位的便是乒乓球。

  就此来说,这部电影不像春药,倒似哀歌,它讲的是一个年轻人身不由己的故事,乒乓球,是上天加在这个年轻人身上的诅咒。

  在林林总总的电影人物中,多满子是那些无所适从的青年里的一员。

  这个队列历史悠久,规模庞大,位居其中者,有《甜蜜的生活》的马切罗,有《醉乡民谣》的勒维恩,有《苦役列车》的北町贯多,有「不求上进的玉子」,还有「刺客聂隐娘」。

  在《刺客聂隐娘》中,聂隐娘领受师命去刺杀她的表哥。这不是一个完成了便意味着成功的任务,而更像是一面镜子,从任务中,聂隐娘照见了自己的无所适从。

  《恋爱回旋》里的乒乓球竞赛何尝不是一样?

  在漫无目的的人生之路上,多满子在此处暂停稍歇,她一时兴起、几乎是被驱赶着投入训练,最终,也只不过是又挥霍掉自己的一段青春罢了。

  不要去相信她那些看似客观、鸡汤意味浓厚的旁白。那实际上更像是一种自我开解。督促着她最终完成比赛的,不是什么心灵召唤,充其量也只是一种完形心理使然——

  既然已经做了,那就把它做完。

  这里可以看到这部电影在主旨上的多义性或曰模糊性。尽管电影的剧情安排显然是冲着片末的那场比赛去的,然而归根结底,这比赛于主人公却没有多么重要。

  于另一位主人公,瑛太饰演的萩原久,也一样。他打一开始便是莫名其妙加入的比赛队伍,到电影快结束时他重回比赛,为的则是友谊和爱情。

  作为结果,一方面我们认同主人公的热情与斗志,一方面却又抽身事外,思考这热情与斗志的意义为何。

  当然,这未必就是创作者的初衷。他们可能只是想让我们被主人公的热情所感染。只不过,在电影一开始,童年多满子因赢不了比赛而受尽母亲虐待,在那一刻,我们便对比赛的意义抱起了怀疑,这怀疑一直持续到了影片结束。

  聂隐娘经历了影片中的冒险,认识到她不能做到像师父所期待的那样,割舍下凡尘牵挂。多满子遥遥呼应着那位女侠,通过重回乒坛,彻底摆脱了她母亲的阴翳。

  《恋爱回旋》最惆怅的时刻之一,是刚刚失恋、辞去工作的多满子,独自走在家乡的小路上。她的表情,她的一举一动,无不写满失落。这是最令人同情的时刻。在这之后,所有戏剧性或非戏剧性的桥段,都是对这一时刻的复写、变奏。

  所有的无所适从,便都在这一个走上。这走所传递的情感,同样蕴藏在聂隐娘的走和勒维恩的走之中。它也同样是我为了吃麻婆豆腐而寻找川味饭店时,将我通身笼罩的情感。

  对这种走的共鸣,主要因为我们都有着相似的情感经历,相似的迷茫与困惑。部分则源于演员和她的表演。

  所谓好看皮囊与有趣灵魂的二元论,不知在现实中如何,在电影中则常常是失效的。新垣结衣的美,不在于她能勾起我们的情欲,而在于她让我们觉得与她灵魂相通。

  到底是皮囊还是灵魂在起作用?无论如何,从你看到她的那一刻起,你便相信她是纯真的。基于这种对纯真的认知,我们相信她表露出的情感,为她移情,并期待她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或许这种纯真是一种欺骗,而走入爱情迷途的人,常常便是受了假相的诱拐。在迷恋上某个身体的同时,人们便即相信自己爱上的是一颗灵魂。

  新垣结衣有这样的能耐。而瑛太,同样如此。你愿意为他赋予纯真、善良种种珍贵品质,除此之外,你还相信他是一个靠得住的人。后者正是很多女性在择偶时最看重的一个条件。

  这两位在片中的爱情,并没有太多的根基。

  虽然被诟病剧情太过套路,实际上,本片对套路的运用一点也谈不上尽心尽力。

  多满子和萩原久的情感铺垫,只在于他们共同经历了一次比赛失败,之后,萩原久鼓励多满子跟前男友把想说的话说清楚,当多满子受到嘲讽时,萩原久挺身而出,帮她口头教训了一顿前男友。

  这是套路,但还远不能实现催生出爱情的目的。

  而我们之所以渴望这两个人走到一起,并在两个人真的走到一起时感到开心异常,就在于二者的颜。

  「颜值即正义」,即便不能算是日常生活里的一个规律,但涉及到电影选角,基本可以说是一条百试不爽的法则。

  这里说的颜值,当然不能只是漂亮,还要求这漂亮里必须承载许多优秀特质,哪怕这种承载更多是出于观众的一厢情愿。选角是否成功的一个标准,便在于演员是否可以激发出观众的这种一厢情愿。

  电影中对立的一方,前男友江岛晃彦,同样便输在颜值上。或者说,我们成为萩原久的拥护者,实在不是由于萩原久跟多满子共同经历了什么,却多半是因为江岛晃彦太渣了,一颦一笑里都写着渣。

  这是成功,也是失败。它成功地让我们认可了多满子不再爱他,却也让多满子对前男友的执着和转向新恋情时的犹疑显得非常不足为信。放弃前男友,按理说不应该有那么难。

  在乒乓竞赛的这条叙事主线上,最出人意料的是第一次比赛。

  这是一次功能性的失败,目的在于催发出多满子之后对竞赛的全情投入,虽也是套路,却新鲜在它的异想天开上。一个草台班子,稀里糊涂登上了全国乒乓球赛的竞技舞台,在所有体育励志类电影中,想来也很少能找到这样的设置。

  其余的情节,便全然谈不上什么新鲜感了。

  多满子带着失掉男友的不甘,受朋友的「引诱教唆」,重拾乒乓球拍,经历挫折,提升球技,中间几度犹疑想要放弃,最终还是决定把该干的事情干完。其间种种转折,我们都可以明显察觉到编剧的目的。

  最令人遗憾的则是,影片中最重要的那次决断,导演和编剧竟抛弃了叙事,用近似MV的形式来表现两个主人公的心理变化,这几乎让人觉得有种糊弄的意思。

  总的来说,《恋爱回旋》不能算是一部多么优秀的电影。它最大的闪光点,是给一个追梦者的梦想赋予了几分让人怀疑的色彩,不过我们却不太容易看到它对这一闪光点的坚持和自觉。

  当然,它也不是那种你看完了就会忘掉的作品。我想,如果你看了这部影片,当你以后一个人走在街上的时候,偶尔,你会想起那个曾在乡间小路上漫步的富田多满子。

  都看到这里了,请给甜叔点个大拇指,谢啦!

  往期推荐阅读:

®三八生活网™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三八生活网 » 第一次在电影院看苍井优,没想到是这样
㊣ 本文永久链接: /redian/20755.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